蜱虫

暂停营业

【R76】#宇航员AU#莫比乌斯/Mobius

Summary: 跨过时间与空间的宇宙援救。

 

Author: 黑啤虫

 

Declaration: 故事中的人物与部分背景均来自暴雪公司游戏overwatch,其中的电磁传动技术“跳特”来自斯蒂芬·金所著科幻小说《思动(The Jaunt)》。只有故事属于我。

 

 

0.

 

   没有什么比描绘空虚更加毫无希望。

 

 

楔子   遗迹

 

      公元2136年,1月18日,秘鲁萨拉韦里市。

 

      安东·布鲁尼从短暂睡眠中醒来时,第一眼看到的是五岁小女儿笑眯眯的脸蛋。

 

     “嘿,诺玛,下去,下去。”他想就这么起身,然而步入中年的身体毕竟越来越力不从心,只好哄女儿自己下去。小姑娘不情愿地从她身上翻下来,他咕哝着坐起身,黄油与热牛奶的浓香窜进他的鼻子。他抬头看去,门外的餐厅里,妻子伊芙正将早餐端上桌,挂在腰上的迷你电视忙着播报晨间新闻。

 

    “据悉,就在昨日的秘鲁时间20点,国际太空局overwatch从纽约总部向系外进行第41次呼叫,试图与两个月前失踪的,”深空“计划中的小型太空舰之一——“忒休斯①”号取得联络,但目前为止仍未获得信号反馈。众所周知,于五年前宣布设立的”深空“计划,是联邦政府旨在探索系外世界,为地球寻求新资源而提出的。共有七艘小型舰,来自世界各地的十四名精英宇航员参与该计划。发射现场受到世界瞩目,然而舰群在穿越太阳系过程中因磁暴而受到强烈的信号干扰,被迫立即原路返回地球。其中,载有该计划的太空执行官加布里尔·莱耶斯与其副手杰西·麦克雷的指挥舰“忒休斯”号与地面控制中心失去联络,至今未能取得联系,其余六艘太空舰则全部安全降落在位于中国南部地区的降落场——”

 

      安东从卧室走出来,诺玛绕着他蹦蹦跳跳,“我看他们是找不到了,”他说,“overwatch总是这么回事,搞砸全部,对不对?五十年前也是他们嚷着说跳特是新世纪的科技之光,在全世界建了一大堆跳特站,后来怎么着?还不是通通废掉了,留下一堆巨型垃圾。早上好,亲爱的。”

 

    “早上好,今天有出去的打算吗?”伊芙走上前去,吻他的脸。

 

    “爸爸要带我去捕鱼!”诺玛叫起来声调尖尖的,“早说好的!”安东将她一把抱在怀里,用鼻头蹭她的脑门。“爸爸,跳特是什么?”

 

       安东揉揉头发,抬头看向伊芙,有点犹豫这个年纪告诉她是否妥当。而伊芙只是瞟了他一眼,什么都没有说。“唔,宝贝,跳特是一种发明,就像汽车、电视机那样的东西,这玩意儿很奇妙,连它的发明者也不知道其中的原理是怎么回事。但它非常厉害,就像这样,”他把诺玛放下来,用手指在地上比划着,“你从这儿的一个跳特门进去,瞬间就可以从北极的另一个门出来,一次跳特的时间非常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哇——”小姑娘愣愣地看着地面上虚无的图形,仿佛在费力地思索跳特的奥秘。“就像魔法一样!”

 

      是的,就像魔法。安东在心里回答。它比任何一种交通工具都更加快捷,但也和魔法一样,它更加神秘,令人畏惧。深渊之门,魔法之门,你永远不知道门与门之间究竟有什么。跳特诞生的时候连安东的爸爸都只是个小孩子,他还记得父亲讲述时脸上那种复杂的颜色,畏惧,又充满兴奋,谈到2089年那桩“改变世界的惨案”时又是那么害怕。独自一人时,世界黑暗时,他自己也曾无数次幻想,假如2089年的夏天什么都没有发生,那么跳特技术就不会早早夭折,也许,他也能体会一次跳特带来的那种,瞬间传动的刺激。一想到这里,他的心就咚咚直跳。

 

     “不说这个了,你姐姐到哪里去了?”诺玛闻言撅起嘴来,扭头指向姐姐的房间,“她讨厌我。她叫我‘滚开’。”

 

     “你姐姐不会真的讨厌你的,她只是,呃,心情不太好,宝贝。谁都有这种时候,不想和人说话,你也有,对吧?”安东在餐桌前坐下,抓起面包,伊芙却没有动。“怎么了?”

 

    “莉丝她,的确让我有点担心。”伊芙的手指在胸前紧张地盘绕在一起,“整天在房间里摆弄电脑,晚上才出去散会儿步,她甚至没有个像模像样的朋友。”

 

    “这个年纪的孩子总有点——”

 

    “你知道周围的孩子们都怎么看她吗?他们叫她’懒鬼莉西②‘,还有些更难听的,我一点也不想把这看成很自然的事情。”诺玛把牛奶杯碰翻了,伊芙弯腰擦干净污渍。“照顾两个孩子,我真的很辛苦,但我想让她们两个都至少正常地长大,我的想法有错吗?”

 

    “没错,伊芙,你是个好妈妈。但真的不用太担心,莉丝只是懒得理那群笨小孩罢了。相信我,等她上大学,认识更聪明的朋友,她会很受欢迎的。”

 

      伊芙叹了口气,望了望女儿卧室紧闭的门,“但愿如此。”

 

      渔船刚驶出一英里,诺玛就不肯乖乖待在舱室里,安东只好陪她来到甲板上。看着小女孩兴高采烈地把头搁在栏杆的缝隙之间,浅褐色的辫子被海风吹到后面,安东没有察觉到自己弯起的嘴角。诺玛开心地问东问西,对一切海上的事物都感到好奇。“爸爸,那是什么?”她指向那个架设在半英里外的巨大空心椭圆。

 

   “那就是跳特门,还记得我早晨说的吗?”

 

   “记得!那又是什么,一头鲸?”

 

   “这儿没有鲸。”女儿对跳特失去了兴趣,安东感到很高兴,可他抬头的时候,却呆住了。

 

      跳特门不远处的海面上,浮起一个庞然大物,它浑圆的白色上部露出水面,正像是鲸上水呼吸时露出的宽阔颈背,随着水波悠悠颠簸。那的确不是鲸,但它也绝不会是这片海域会出现的生物。安东屏住呼吸,浑身颤抖。它略显深黑的侧面,印着一行雪白的英文。它最近在电视上出现的几率实在太高,就算大卸八块安东也认得出它是个什么东西。

 

   “上帝啊!”他终于叫出声。

 

     那是“忒休斯”号。

 

①忒休斯:传说中的雅典国王,解开了米诺陶(Minotaur)的迷宫并战胜了他。
②懒鬼莉西: 即Lazy Lizzy。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