蜱虫

暂停营业

我舔了虫老师送的滴水观音滴出的水珠

天哪,我还能活吗,仑老师的话让我面红耳热,羞得躺进古登堡面里头去。太羞愧了,我要给我仑写一万篇垃圾才能赎了这篇评论的债。
相信我,寄给你的安全套,价值超过那两张A4纸😭

小宇航员:

@黑啤虫

我以为是阿雪跟他,其实不是😢我以为是一个犹如宫颈包裹金刚杵的酸辣故事,原来不是😢

我的备忘录里有一句话,阿雪跟他的时候还太小了,但我一直没有扩展它,虫法驾乍现,情深意重地给我品了这个冷冰冰的故事,一下子把我摁到了水里去。

遇见小小的阿雪的时候像在下雨,思念、守护一个死去的阿雪的时候像刚刚下过雨;在这样正确的一个季节,气温不低,但空气很冷,金贵运动起来也一定是躯干火热四肢冰凉,而雪就是雪本身,是你永远捂不热的情儿😢


评论

热度(5)

  1. 蜱虫小宇航员 转载了此文字
    天哪,我还能活吗,仑老师的话让我面红耳热,羞得躺进古登堡面里面去。太羞愧了,我要给我仑写一万篇垃圾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