蜱虫

暂停营业

【祖震】奶油味战争

*送给布哥,最近布哥为了自家狗仔也是操碎了心,送你一篇小朋友的故事,希望之后狗仔可以尽快恢复健康!
*小学生谈恋爱,幼年注意!
*太子炼
*转学生太子x课代表炼

LOFTER不会艾特诶……

1.

沈炼从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姓无。

“无鸾同学是在美国长大的哟,大家以后在英语上有什么可以请教他。”班主任笑眯眯地把身边的男孩子带到面前,“那么大家掌声欢迎新同学!”

沈炼从单词本上移开视线,抬头看讲台上站着的男孩,他没戴眼镜,看东西模糊得很,男孩的五官都不清楚,只能隐约看出脸上白花花的一片。

好白。沈炼想。

白花花的无鸾同学被安排坐在沈炼旁边,大家都不太开心,沈炼也不太开心。大家不开心是因为他们都想和无鸾坐在一起,沈炼不开心,是因为无鸾坐在他旁边,衬得他更黑了。

一下课,全体班委和课代表都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

“无鸾同学以前受过一些刺激,心理留下了很深的伤害,所以他的脾气可能有些怪。班上的同学们一定要迁就一些,尽量不要和他发生争执。尤其是你们这些班委,要起带头作用,和他友好相处。”

班主任说,众人都点头答应。

“看来是个硬茬儿啊,”回班路上,纪律委员卢剑星啃着指甲分析道,“我们还是别和他讲话比较好吧。”他一思考就会咬指甲,据说是在模仿卡通片里著名的大侦探。

“那哪成啊?都是同学这么冷冰冰干嘛啊?”体委靳一川傻乎乎地问,“我去找他,一准和他成为好朋友!”

傻乎乎的一川同学跑到无鸾座位前面大声问:

“无鸾同学,你想和我一起踢足球吗?”

无鸾没抬头:“我不喜欢。”

前排女生发出低低的笑声。

一川眼里带泪,他不相信世界上居然会有人不喜欢踢足球。

碰巧上课铃响,卢剑星拖着伤心的靳一川离开无鸾的座位,一边走一边冲沈炼打眼色。

沈炼硬着头皮坐在无鸾旁边。

新生活开始了。

2.

还在上课,无鸾白生生的胳膊就探到沈炼眼前。

“给我看一下你的抄写本?我的好像不全。”

沈炼盯着他的胳膊愣了0.5秒,慌忙应一声,从抽屉里掏出来抄写本递给他。

“谢谢。”无鸾还给他一个漂亮的微笑。

沈炼被这一笑撞得有点晕,他自以为得体地说了没关系以后,之后的半个下午都处在一种受宠若惊的喜悦中。

这家伙也没他们说的那么可怕吧,明明是个很好的人啊。

晚上回家翻开抄写本,发现第一页被用红色水笔工整地写了三个巨大的字。

三白眼。

????

在借别人的东西上骂别人,这像话吗??!

沈炼简直气得要爆炸。

他一边生气一边照了下镜子。

三白眼怎么了,我就觉得挺好看的!不懂审美的小屁孩!

第二天决心要复仇的沈炼装作忘记昨天发生的事情,温柔如水地和无鸾借语文书。

没想到对方特别大方地借给了他,还露出一丝丝抱歉的笑。仿佛是在说,昨天太失礼了,对不起啊。

沈炼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原谅他?

他偷偷瞄一眼认真听课的无鸾,绞尽脑汁想他有什么方便起外号的缺点,可看了半天也没找出一点毛病,于是决定简单一点。在课文上画满乌龟还不解气,又胶水把中间几页黏在一起,试着撕了一下,大概是弄不开的。

等他若无其事地还回去时,无鸾却说:“我不要了,给你吧。”

沈炼大吃一惊,心里正纳闷,却发现自己的书找不到了。看看手里这本满目疮痍的书,鼓足勇气翻开第一页——

俩大字,沈炼。

沈炼不知道自己如何忍住没把语文书呼他脸上。

魔王,简直是大魔王。

3.

无鸾现在躺在他腿上。

起因是体育课前的一根小布丁。

沈炼和靳一川从门口小超市回来,一人举一根小布丁,雪糕顶上还在嗖嗖冒着冷气。

靳一川噔噔噔跑去体育组要足球,他回到座位,准备先把它吃掉再下楼上课。

无鸾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和他手机的冰棍。

正在拆包装纸的沈炼注意到无鸾的视线,回头看他:“嗯?怎么了?”

无鸾没说话。

“你也想吃?”

“我没吃过。”无鸾说。

沈炼终于感觉到久违的优越感,眉毛愉悦地挑起来,可无鸾又说下去。

“我爸爸说这种便宜的东西吃了会生病。”

他的眉毛又耷拉下去。

他不想搭理无鸾了,专心致志地吃雪糕。无鸾却一直盯着他。

“好吃吗?”无鸾问。

“是很甜很甜的那种吗?”无鸾问。

“牛奶味很浓吗?”无鸾问。

沈炼忍无可忍终于投降,把大半根小布丁递给他。

“先说好,只许吃一口喔!”不知道无鸾听没听到他的叮咛,一脸严肃地接过小布丁,像是在交接什么重要文件。

沈炼回头看了眼窗外,再转身,只剩一根木头棍了。

“喂!”

无鸾舔舔嘴角:“真好吃。”

沈炼没火了。

可没过一会儿,无鸾就眉头紧皱,弓着背直喊肚子痛,沈炼猜他是不常吃凉,忽然这么一根雪糕进去,胃受不了。

体育课是最后一节,班主任早就回家了,无鸾又偏说校医室里有蟑螂,打死也不肯去。两人僵持了半天,上课铃都打了,沈炼还没下去。

“你陪我留在班里吧。”无鸾可怜巴巴地说,“好不好?”

虽然嘴上不服软,可心里还是怀揣着点愧疚,毕竟雪糕是自己带回来的,老师已经叮嘱过要照顾他了,那么出了事也有自己的责任在里面。这样想着,沈炼无可奈何地说:“好吧,那你要怎样。”

“我困了,枕着你大腿睡一会儿。”

沈炼辛苦地维持着大腿并拢的姿势,无鸾躺在他腿上,均匀温热的鼻息徐徐吹拂他的校服裤,一点点渗进只隔了一层布料的皮肤。

沈炼有点微微发颤,他尝试着小幅度变换一下姿势,却忽然听见对方疲倦的的咕哝声。

“沈炼。”无鸾好像在叫他。

“啊?”

“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沈炼怔住了,要是放在二十分钟前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点头,可现在,无鸾躺在他腿上,没有恶作剧前兆的微笑,也没有刻薄的声音,只有棱角分明的脸,在阳光下被磨出淡淡的柔和线条。

“问这个干嘛?”

“我觉得我是个很讨厌的人啊,我不和别人玩,又喜欢欺负你,我还吃你的雪糕,我——”

沈炼拍拍他的脑袋,这在平时是想也不会想的亲昵动作:“怎么会啊,白痴。”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温柔得像个保姆,“你觉得我沈炼这样宽宏大量的人,会在乎那种小事情吗?”

“不会吗?”

“才不会。”

“那好吧,”无鸾的声音渐渐变得清楚,他把脑袋从沈炼的腿上抬起来,“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我其实——还特喜欢装病玩。”

他彻底抬起头来,毛毛躁躁的头发中间露出一张似笑非笑的脸,完全看不出任何痛苦的迹象。

“你肚子……根本不疼?”沈炼的声音因怒气而发颤,“你装病害我不上体育课?”他猛的站起来,无鸾支撑点忽然消失,差点一头栽倒桌子底下。

“开始确实有点疼的,大概疼了一二三四……七秒左右吧。”无鸾费劲地爬起来,装作一本正经地扳指头数着,又忍不住咧开嘴大笑,“你又被骗了啊哈哈让我说你什么好!”

“为什么耍我?”

“因为你踢足球回来身上很臭。”无鸾皱皱鼻子,好像真的闻到汗臭味一样。

沈炼感觉自己已经被磨得没脾气了,他长长叹了口气,低头看表,已经要下课了。

“小白啊。”

“你叫我什么?”沈炼瞪大眼睛。

“小白啊,谁让你长了双三白眼。”无鸾冲他做了个鬼脸,“我就叫你小白了!”

“你随意吧,我可要回家了。”沈炼自暴自弃地背上书包,大步走出教室。走出去两步又像想起什么似的折返回来,站在教室门口冲无鸾大声说。

“我也不是好欺负的,大魔王!”

这是,战争打响了?

无鸾坐在课桌上,饶有兴趣地看着沈炼气呼呼离开的背影。

好玩,比国外好玩多了。他想。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