蜱虫

暂停营业

【麦天使】牛仔式告别

     

Summary:关于齐格勒和麦克雷的第一次相遇。

Author:黑啤虫







或许安吉拉·齐格勒几乎不和别人说起,但她的确很久以前就认识麦克雷了。事实上,比守望先锋里任何人都要久几年。


那时候的她还没有成为游走世界的优秀医生,严格来说,她甚至不算是个正式的医生——她尚处实习期。


有一段时间的好莱坞开始热衷于翻拍旧电影,佐罗、印第安纳·琼斯这些活跃在上世纪中期的老英雄们轮番回到银幕大显身手,而包括齐格勒在内的年轻人们似乎也乐此不疲地坐在巨幕下面欣赏所谓“老一辈的浪漫”来消磨闲暇时光。


你可能会觉得那些身披旧时期斗篷、操着一口蹩脚西部腔的现代演员非常可笑,但不得不说,在这个连线上电影都不再流行的年代,还能有人愿意丢下全息影像而跑去电影院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而老英雄们——自然也成了男孩子的偶像,女孩子的梦中情人,下架无数年的侠盗猎车和夺宝奇兵奇迹般地回归游戏市场,你当然也可以在每一个女孩子的私密日记里看到诸如“我想嫁给一个牛仔”这类天真烂漫的只言片语。


所以齐格勒在首次美国之旅中有幸入住新墨西哥这家颇具西部风情的小旅店时,心里的情绪说是雀跃都不为过。


更不必说,当一个穿脏兮兮的老式斗篷、戴夸张宽边帽子,手里还攥着一把左轮手枪,仿佛是刚从一场决斗中脱身的男孩就这么从窗户翻进来的时候。


“嘿,小姐,介意帮我个忙吗?”


电影台词一般地,蓬头垢面的牛仔小子如是说。






“我居然碰上了一个医生,真没想到。”男孩嚼着绷带,闷闷地说,“你是来观光的吗,医生?”


“是的。”齐格勒低头专注地用棉签在伤口周遭涂抹碘伏,“知道吗?你进来的时候,我以为我遇见了一个货真价实的牛仔。”


“你没猜错,我的确是个牛仔,但你一点也不像个等我搭救的贵族小姐。”


“谢谢夸奖。”


“你叫什么名字,小姐?”


“安吉拉·齐格勒。你呢?”


男孩哼哼一声:“真牛仔不会透露自己的名姓。”


“可牛仔都讲究等价交换,我告诉你我的名字,你也得告诉我。”齐格勒说。


“好吧,”男孩犹豫了几秒,故作轻松地耸耸肩膀,“杰西·麦克雷。”


“你多大了?”


“二十一,”他撒了一个显而易见的谎,“虽然看起来很年轻,可事实上我已经成年了。”


齐格勒看了一眼他下巴上刚冒出的几茬青色的胡渣,“你怎么受的伤?”


“无可奉告,安吉拉小姐。”


伤口处理很快就结束了,子弹并没有穿透他的手臂,只是擦过表层皮肤而已。名为杰西·麦克雷的年轻人后仰倚靠在沙发上,面庞被壁炉映照出融融暖光。他从牛皮背心里掏出一个铁质的扁盒子,在沙发扶手上敲了几下,才啪地一声打开。


“这玩意儿太旧了,总是卡住,得敲一敲才打得开。”麦克雷从盒子里取出一根雪茄,又变魔术似地摸出火柴点燃。


齐格勒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嘴里的古董烟,她内心关于牛仔的幻想并未消耗殆尽:“牛仔们都抽雪茄吗?”


“算是吧,和电影里差不多。”


“那你们会决斗吗,像电影里那样的。”


麦克雷古怪地看了她一眼,好像她刚才说了“你们吃人吗”一样,然后使劲摇摇头。


“现实生活可不是电影。”


“好吧,那你们平时都做些什么?”


“收人钱办事,打打杀杀,追杀,被追杀,抽空进小酒馆喝杯酒。”


“牛仔式生活?”


“不,是‘麦克雷式’生活……我是说,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遇着过其他牛仔。”麦克雷犹犹豫豫地说。


“什么?”齐格勒瞪大眼,“我以为……”


“牛仔可是独行侠!你见过哪个正经牛仔拉帮结派的吗?…不,那是电影剧情。反正新墨西哥这么小,我迟早会遇到他们的。”麦克雷口气很坚定,“到时候,我会有一个响亮的名号,还有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口头禅,只要这句话一响起来,敌人就吓得屁滚尿流。”他沉浸在关于未来的想象中,声调得意地微微扬起。


“那很了不起——”齐格勒的话没有说完,麦克雷就忽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腰侧的左轮手枪被一通乱晃,发出叮叮咚咚的响声。


“怎么?”


“嘘——你听。”麦克雷示意她听楼下传来的响动,听起来像是几个人正要上楼,嘈杂间依稀混着脏字,和麦克雷的名字。


麦克雷皱紧眉头听了一阵,一手把身边的帽子扣在头上,一手将烟摁进烟灰缸,又掏出枪。


“抱歉不能陪你聊天啦,小姐,”他在齐格勒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托起她的右手,躬身在手背上迅速地印下轻轻一吻,“祝你旅途愉快,再见。”


“什么——”齐格勒的脸刷地红了。“那算什么?”


“牛仔式告别,亲爱的安吉拉小姐。”牛仔压低帽檐冲她一笑,转身跃上窗台,“我总不能指望去亲吻你的脸颊。”


暗红色的斗篷在窗棂上一闪而过,消失在靛蓝的夜里。


一向沉着冷静的安吉拉·齐格勒发了出生以来最长的呆。





以至于后来在守望先锋的欢迎宴会上看到那顶熟悉的宽边帽子,她都以为自己是在梦里。






“天使小姐你确定不和我们一起去救死扶伤吗?没有你的魔法棒我感觉睡觉都不踏实了!”


“闭嘴,杰西,”齐格勒敲敲他的脑门,“都快四十岁了,还在耍小孩子的把戏。你们是去开会,又不是出任务。会议内容与我无关,而且这边还有病人要照顾。”


“好吧好吧,”麦克雷捂着脑袋认输,“不过即便如此,我们还是依照惯例——”


“牛仔式告别?”齐格勒笑了,任由他托起自己的手。


可麦克雷没有像往常那样躬身轻吻她的手背,他攥着她的手轻轻向后一扯,齐格勒猝不及防地跌进他的怀抱里。


“不,这回不是。”


他低下头,吻住齐格勒正欲斥责的嘴唇。


烟草裹夹着男人的味道本身,一同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


杰西·麦克雷总是让人意外。


“这回是‘麦克雷式告别’。”





现在安吉拉·齐格勒可以笃定,自己确实身处电影之中了。

「end」









评论(12)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