蜱虫

暂停营业

#R76#《蜘蛛》R18,6k车注意

双双醉酒的设定一向泛滥于同人圈,混迹在各种文章中作调和剂,用得多了,不免带着股娼妇般酸朽的脂粉气。然而即便是这么说的我,文章里也少不了“同醉同迷”的片段影子,可见酒不过只是一种载体,真正吸引人的,是它最终包裹的内核。

而鱼的文章就像是双剖开肉欲表皮而直攫内核的手,无论是酒馆的扺掌而谈,还是在迷离与现实间纠缠的荒唐情事。两人终究是醉着的。莫里森溺在徒生的罪与愧,与蜘蛛的虚影道早晚安,而沉沦,亦是迷醉中最腐败的放纵。于清醒中生发出绝望的醉意,写到这很不容易,而她做到了。

或许对于一篇区区同人如此严肃地褒赞会惹人发笑,或是被套上所谓严肃文学的嘲讽帽子。可我始终觉得,即便是出于“用来消遣”这种心理而产生的作品,也必然有其不可忽视的深层内涵与意义。

谢谢鱼,我爱鱼🍃

鱼颜阿:



Morrison在Reyes死后一段时间躲在安全屋里和自己的愧疚作斗争并与Reaper达成了xing服从的故事。


 


 


*


浴室里有只蜘蛛,它似乎在那儿很久了


 


 


Morrison第一次发现那只蜘蛛是在一个星期前。那是每每他洗澡时背对的那一面墙的角落,那儿总是潮湿,有岁月积累下来无法轻易擦除的水垢。




它就躲在那个地方,细长的足立附在浴室光滑的蓝白瓷砖面上,它似乎一直在周而复始的织网,蛛网的范围却并不大,蛛丝稀疏——它细瘦的不行,指腹稍用力一按就能被扼杀。Morrison那么想着,然后就那么做了,他抽了两张卫生纸叠在一块,仗着身高轻而易举的把那只蜘蛛摁死在白色的纸里,他听到一声细微的爆裂声,Morrison把卫生纸在手心里揉搓成团扔进了垃圾桶。




后来——也就是在相同的这一天。他又在那个角落发现了一只形状包括体态都一模一样的蜘蛛,它似乎在那儿很久了——似乎从来没有被Morrison杀死过,在那团早就丢掉的白色卫生纸里。它太安静,纹丝不动保持着随时会捕杀猎物的待命状态,它在盯着Morrison,像个无言的监视者,从始至终。




这一次Morrison选择了背过身视而不见地洗个澡,他担心那只蜘蛛可能会悄然无声地爬到他的身上或许又不会。它在那儿很久了,看着Morrison洗了两次头发,三遍身子,看着Morrison试图在浴室里为自己进行一场自慰,无论他再怎么努力和臆想都无法让他的yinj勃起,最后Morrison放弃了,只是突然如洪水泄堤一样绝望地蹲在地上,他大哭,和过去的每一次一样,哽咽的哭声混着激烈的水流把他的眼泪带进了排水孔。






全文图链接戳我

评论(2)

热度(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