蜱虫

暂停营业

【R76】热风/Hot Wind

 

 

给我鱼的G文,客户端不能艾特,但我相信她一定看得到🙆🙆

Summary:人生如油灯将熄,而夜色无垠。

 

 

 

 

 

 

 

        热,铺天盖地的热。

 

 

       肆虐的热气把莱耶斯从迷梦中蒸醒。

 

 

       他费了点力气才把被分泌物黏连的眼皮撑开,先于视觉感知到的是新式路虎与众不同的引擎轰鸣声,紧接着车载电视里脱口秀主持人抑扬顿挫的笑声开始一顿一顿地敲打他懈怠的神经。他透过朦胧的视线看到莫里森坐在驾驶位,一手掌握方向盘,另一只手正伸向操作台上的打火器。

 

 

       脸上像是粘了些沙砾,硌得生疼,莱耶斯伸手去揩,却什么都没摸到。隐痛一丝丝渗进皮肤里,莱耶斯眨眨眼,努力想忽略它们。

 

 

        “我还以为你至少要到下车的时候才醒得过来呢。”莫里森的声音散发着显而易见的愉快情绪。他没有扭头看躺在副驾驶上的莱耶斯,手中打火器的活塞啪地一声弹开,“听说你昨天陪法拉熬了将近一晚上?”他说着轻声笑了,“迪士尼公主电影害人不浅。”

 

 

        一团糟的大脑显然还没有彻底搞清楚境况,莱耶斯咕哝一声,想从放倒的座位上起身,汗湿的后背却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像是粘在了坐垫上。他呻吟一声,又倒了回去。

 

 

        “可不是嘛。”莱耶斯喃喃道,“今天几号?”

 

 

        这个问题总算把那颗金色脑袋从仪表盘上扭过来了,他看着有些茫然地皱皱眉头,接着很快又发出了那种令莱耶斯感到困窘的爽朗笑声,“别开玩笑了,老伙计,我看你是睡糊涂了。”他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九月二十一号,距离和平协议签署已经过了两周,我们现在可是在度假中了。”

 

 

        莱耶斯的目光越过莫里森的脊背看向窗外,只看得到葱郁的暗绿色树影,斑斑驳驳地,叠出一层层琐碎的几何形状,像摘下眼镜看到的3D电影。

 

        他终于有些想起来了,第二次智械危机结束后的短暂假期,大家一致决定在缅因州西部高山中的粉红鲸水岸度过。杰西毫不意外地在出发的前一晚被白兰地灌得烂醉,而安娜忙着整理各种乱七八糟的观光券和渔具,因此他不得不半自愿地接受了照顾小姑娘的任务。

 

        “好了,现在我都想起来了,你这混蛋,”莱耶斯懒洋洋地说,“昨晚你跑哪儿去了?”

 

        “给诸位安排作战任务——总得有人主持大局,不是吗?”话还没说完,莫里森自己先笑起来。听到这句话,莱耶斯不自觉地皱皱眉头,莫名的情绪在瞬间掠过他的心脏,他说不上是什么,却像是已被困扰数年似的;然而又顷刻间雾散,于是他也配合地发出沙哑的笑声。

 

       他只觉得更加热了,空气都几乎要沸腾起来。想说点什么,喉咙却干得厉害,口腔里的黏膜像是都粘在了一起。他轻轻扭动了一下,慢慢思索着后座到底有没有准备矿泉水什么的。

 

        这时候电视开始插播“珊迪营养麦片”的快速广告,莫里森用鼻音和着轻快的过场音乐哼了两句,左手食指跟着在方向盘上有节奏地敲击。道两旁的树疯狂生长,枝桠悬空于路中央,彼此汇聚纠缠,树上熟烂的野生水果掉在汽车顶篷,发出汁水淋漓的响声。树梢间漏出的光线将莫里森的脸晃得白花花一片,五官都揉作一团,看不清表情。

 

        不知被什么东西硌到,汽车猛地晃了一下,莱耶斯的脑袋直直撞在车玻璃上。“嘿!留神点!”痛感多少振作了点他的精神,他想坐起来,然而再次失败了,这次不只是后背,连腹部和小腿也隐隐地痛起来。看来昨晚他看的根本不是什么公主电影,而是李小龙什么的吧,莱耶斯自嘲,即便是超级士兵也有老的一天。

 

        这么说来,他的四十三岁生日也快要到了,前不久家人从南半球寄来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他童年的录像。在所有人都在为第二天的授勋仪式打理自己的时候,他一个人坐在宿舍放映机前面笑得前仰后合。加布里埃尔·莱耶斯是个冷血动物,这是大众在多年前就为他烙下的标记,他懒得也不想去辩解什么,人并不很需要别人的正确看待,这是他很久以前就已经明白的道理。

 

        而每当看到那个拉丁裔小男孩的尖叫从滑梯顶端一路飞到水里的时候,莱耶斯也总是会有些复杂的情绪。他的入伍年龄比杰西还要早,在同龄人还在偷摸着抽烟喝酒的时候他就已经在模拟战斗室里对着机器人不停刷新自己创下的爆头记录了。这也许是他如今有点不解人情的罪魁祸首,可那又如何呢?

 

        如今战争终结,他的卓越贡献将永远被世人铭记,他的名字会被刻在瑞士总部门口的功劳牌上,他指挥官的身份将延续甚至发扬下去,况且——

 

        莱耶斯又抬起头去看开车的莫里森,阳光似乎太强烈了些,他过分曝光的侧脸此刻像是都融成了柔和的线条,嘴唇骄傲地微微撅起一个令人想要亲吻的弧度。

 

       况且莫里森与他在一起。

 

        “我觉得——”莱耶斯故意拉长了语调,“这样的假期的确不错,我喜欢无所事事的感觉。”他又补充了一句,“和你在一起,我也开始享受安逸了。”

 

        “你是在嘲笑我吗——穿过前面那个隧道我们就到朗吉利小镇了——这样的假期会越来越多的。”莫里森指了一下前方黑洞般的隧道口,“我觉得这儿不错,明年假期我还想来这儿待一段时间。明年我都四十二了,真疯狂!我感觉自己仿佛还是刚入伍的大头兵一样!”

 

        莱耶斯低声笑了:“明年我四十四岁,可能就只想窝在家里看肥皂剧了。不过我们先过完一个夏天,再来谈下一个吧!”

 

        “我不能保证到时候你仍然可以抱得我喘不过来气。”

 

        “你是在挑衅,亲爱的童子军。”

 

        “超级士兵活得比别人久得多,不是吗?”莫里森望着他,“我们会活很久,对吧?”

 

        莱耶斯想了想,答道:“我还没有仔细想过这个问题,不过我认为我们对彼此的耐心会在最后一个夏天之前用完的。”

 

         两人同时发出笑声,车驶进隧道,光线被隔绝在浑圆古老的大山之外,莱耶斯的眼皮又开始发沉,身上的疼痛仍在暗处骚扰着他,他闭上眼,昏黄的路灯透过眼皮刺痛他的视觉神经,身上的燥热更甚,他此刻迫不及待地想要立即把自己整个人都泡到红箭小屋外微凉的湖水里去了。

 

        “杰克,嘿,伙计,我可能……要再睡一会儿。”他像是挣扎在清醒与迷蒙之间的交界点般艰难开口。

 

        他的杰克在他朦胧的视线中露出一个温柔的笑,他脱下自己的夹克外套披在莱耶斯身上。“山区雾气很重,我们可不想让一个感冒的加比为我们做拿手墨西哥菜。”

 

        “我发誓就算感冒也不会往里面加紫甘蓝的,”莱耶斯半梦半醒地开着玩笑,“而现在,我已经看见兔子先生在请我进洞冒险了。”

 

        “睡吧,加比,”莫里森的声音听起来愈加缥缈遥远,“我会在目的地叫醒你。”

 

        粘稠的黑暗一点点包缠过来,莱耶斯像是沉入滚烫的湖底,疼痛感随之渐淡,他在虚空中舒展四肢,硝酸甘油的味道在他的鼻腔中轻轻打转,这是他熟悉的味道,是他畏惧的味道,是他痴迷的味道。

 

        这是杰克·莫里森的味道。

 

         他再次睡着了。

 

        加布里埃尔·莱耶斯俯趴在硝烟弥漫的大楼残骸中,炸弹被藏在会议室的消防栓里,不负众望地摧毁了大部分重要设备和两位总指挥官。爆炸时产生的滚烫气流掀起了他后背的战斗服和一大片皮肤,露出鲜血淋漓的皮下肌肉。一根钢筋斜插进他的肋骨,血液黏在金属上,映出骇人的锈色。

 

        五分钟后,各大新闻头条都将大篇幅报道这起轰动全球的爆炸事件,莫里森尸体的不翼而飞无疑会被密封留档,而呼啸而来的救护车会把他连带着那根钢筋一起带进急救室,盖块白布再推出来。麦克雷那个臭小子可能会在酒吧的电视里看到自己师父惨不忍睹的尸体,感性的齐格勒会躲在病房的一角偷偷抹眼泪,而普通人不过是匆匆扫一眼,表达得体的震惊后迅速回到他们所熟悉的一成不变的生活中。

 

        五分钟后,他会经过码头微微倾斜的石子小径,在尽头饱受日晒雨淋的木板上坐下。再往前看会见到静谧开阔的山林,影子在湖面上轻轻晃动。他脱掉一只鞋,又脱掉另一只,然后把脚泡进微凉的湖水中。身边的杰克正在同纠结在一起的鱼线较劲,他一边嘲笑他一边帮他扯开鱼钩上的塑胶包装,随手扔到一边。红白色的浮标潜入水面,气泡的呼噜声沉稳而安定,来自大西洋的咸腥的热风从水面吹来,徐徐吹拂他的面颊。

 

       莱耶斯这次真的睡着了。

 

       而莫里森就在他身边。

Fin.

评论(10)

热度(183)

  1. 鱼颜阿蜱虫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虫大佬,wuli可爱的虫给我的小料G文,这两天有点忙然后就没上LOF各种LOF还炸我真是…话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