蜱虫

暂停营业

【祖震】伊克赛锭之吻

*大学AU
*公子哥祖x乖仔震
*情人节一篇没什么头绪的庆贺
*伊克赛锭真不是exciting吗very怀疑

本校出了名的花花公子Daniel最近在追一个工商管理系的大一新生,是个众所周知的新闻。

不过奇怪的是,知道这个新生究竟何许人也的,却数不出五个。

有人猜是位个头出挑的冷傲美人,也有人信誓旦旦地说一定是他们宿舍那个还算可爱的干物女。不过毕竟都是传闻,也没多少人会花心思去调查这种事情。只是这种花边总像是学业之外的一粒糖,没什么意义,却常顽固地被人挂在嘴边。

无关紧要的好奇心,总是有趣的。

Chen在床上小幅翻了个身,掐几把太阳穴,挣扎了一会儿还是死心地爬起来,半阖着眼,用朦胧的视线死盯书桌上那束将谢未谢的三色堇。

室友都去上早课,留Chen一人在宿舍里与头痛搏斗。病症的原因不明,大约是昨晚忙论文忙太久,大脑决定罢工。

迷蒙中瞥见桌上有东西,仔细一看是束花,于是心思混乱,再也睡不着。

什么时候放进来的?

痛觉压迫着神经,把Chen的大脑搅得一塌糊涂。他愣愣地盯了足有几分钟,才想到这个问题。他神经质地抹了下嘴角,嘴里泛起一点苦味。

得找一天和他讲清楚,让他不要随便跑到别人宿舍来。

说得容易。

Chen是很怕Daniel的,不是说Daniel做过什么可怕的事,而是那种威慑力和压迫感,使Chen连直视他的勇气都没有。

英俊,多金,打棒球,像只招摇的孔雀。这种男生就不该在课堂之外与他产生一丁点交集。

Chen慢吞吞地爬下床,挪到书桌前。一成不变的花,连蝴蝶结都没换,快一个月了。

想想也觉得蛮奇怪,Daniel从来没有过实质性的追求行为,见面连招呼都不打,也从未约出去见面,甚至两人都不是FB好友。只有三色堇,一束一束,复制品一般地送到书桌上来,假惺惺地带着一张写Daniel名字的卡片。

分析过后Chen觉得,一定是Daniel为了防止自己玩腻以后不好收场,于是干脆送些敷衍了事的花。免责。

他拆开蝴蝶结,把花解放出来,捋平枝节放在一边,准备出门时顺手插到花坛里去。又把丝带回折,塞进抽屉。不知不觉已经快要填满一整个抽屉了。

要说用心,也真是挺用心了。

Chen不是不喜欢Daniel,只是Daniel这种轻飘飘的行为让他有点没底。

Chen心里想着事,手上一松,丝带掉到地上。恰巧窗外来一阵风,把丝带裹着飞进桌子底下。他慌忙蹲下去够,摸索了半天才揪出来,桌底积尘,游览过一圈的丝带自然满载而归,惨不忍睹。

拿到洗手间冲了几轮总算干净,Chen长出一口气,却发现丝带里层好像写了一行小字。

"今天,晚7点,天文台一楼,我等着你。Daniel."

Chen看了眼手表,还有十三个小时。

他又抹了抹嘴唇。

昨夜寒潮预警,今天雪就来了。从宿舍到图书馆不过几百米,帽子上已薄薄落了一层雪花,化掉又凝固,像排剔透的珊瑚。

看书也没用,一本《现代经济》翻来倒去就是读不进去,满脑子都是那条写了字的丝带。Chen郁闷地呆坐了一刻钟,又跑去挑几本小说打发时间。

还是想,Daniel找他到天文台做什么。想了很久答案也就那么一个,无非是把话说开。可Chen总是不愿意对这个答案妥协,于是只好闷头与自己较劲。

不知怎的,天文台人很多。且大多是情侣,约好一起看星星。现在天没黑透,上面又有风,所以都在楼下等着。

快七点了,Chen四处张望,黑压压的都是人,忽然注意到一根柱子后有道身影一晃,他正要去寻,却突然被蒙住了眼睛。

他还没说话,就听到Daniel带着水汽的声音附在耳边。

"人好多,我们上去。"

"上楼?"Chen下意识地缩了下脖子。

对方的笑声在他的耳道打转:"我说的是瞭望镜,你知道的。"

Chen一愣,有什么零碎的片段一闪而过,没来得及捕捉就不见了。

眼前恢复光明,Chen回头,已经不见了Daniel的影子。

瞭望镜……

顺着回旋铁梯一圈一圈往上走,那些零碎的记忆也粒子对撞般地在脑内略过,好像是很久以前,却又像是最近才发生,可是他真的记不清了。

记忆里好像有一个吻,与柠檬汽水的味道一同席卷他的口腔。

还带着一点淡淡的涩味,尝起来像化开的阿司匹林。

是什么。什么时候的事了。

他站在巨大的镜头前,镜头里映出一个瘦高的身形,被玻璃的弧度拉得细长。里面的少年傻里傻气,手指一动不动地搁在嘴角,像是在回味着什么。

奇怪。

身后传来动静,居然是笑声。Chen慌乱地回头,手忙收到身后,感觉是背诵课文的小学生。

Daniel靠在栏杆上看着他,眼睛眯着,像只晒太阳的猫。

"形象不错,不用照镜子了。"

"不是……"

Daniel没有回应Chen的辩解,直起身子,对他露出微笑。

"你不会是忘了吧?"

Chen一脸茫然地盯着Daniel:"什么?"

Daniel怔了一下,又了然似的笑了。他往前一步把Chen圈进怀里。

"想起什么没有?"

是有什么很熟悉的。他身上三色堇的气味,施加到胳膊上的压力,和胸口的温度。

恍惚间听到他叹了一口气。

是,是上个月。

因为经济课得全优,和同学在外面第一次喝的烂醉。中途退场,跌跌撞撞回宿舍,却阴差阳错地拐进了天文台。

瞭望镜头上坐着一个人,他的眼睛很亮,像黑暗中的两枚星辰。

受星辰蛊惑,他支着软成泥的身体,艰难地爬上铁梯,站到镜头前。

镜头上栖息着一只黄豆大小的蜘蛛,他想起小时候看过的漫画。科学家从瞭望镜里发现一颗流星的中央居然是一只大蜘蛛,全城惶恐,后来一个孩子发现原来只是一只蜘蛛恰好落在了镜头上。

那个人的身上带着三色堇的香味,他瘫倒在他的怀里,偷偷地嗅。

男生含着一颗伊克赛锭,喂到他嘴里。

解酒,缓解疼痛。

以前看到过阿司匹林是可以成瘾的,有意思的是那种酸苦的味道居然会让人无法自拔。

Chen的耳朵尖泛起粉红,他抬手擦擦嘴角,紧张地看着Daniel。

舌尖的苦涩开始荡漾。

他想起来了。

Daniel还是微笑。

"你可不可以回答我三个问题。"

没反应。

"你喜欢什么动物?"

"猫?"

"你最讨厌什么东西?"

"花菜,青蛙,Amy。"Amy是系里有名的丑女,还黏人。老缠着Chen问题。

"你喜不喜欢我?"

Chen的手指紧紧攥住衬衫下摆,他抬头看Daniel星星一样的双眼,有些不确定地点点头,又摇摇头。

Daniel放开圈他的手,轻轻垂首,在他鼻尖印下一吻。

只是被吸引了而已。

只是醉酒失神时的冲动行为。

Chen闭上眼,将全部感受汇聚到鼻尖。

再睁眼,Daniel已经离开。

他有些落寞,向下看去,发现瞭望台聚集了一大片人。

本来是观察星星,却无意目睹了两个男生的亲密接触。

而且是放大数倍的。

那晚Chen是外套遮着脸跑回去的。

第二天,桌上没了三色堇,Chen对着空荡荡的桌面发了好一会儿呆,从抽屉里掏出厚厚一叠丝带,准备出门扔掉。

一开门又是那两颗星星。

"早安。"

Chen瞪大眼睛看着Daniel,他从容地回看过去,一边捧起手中还在调皮捣蛋的小东西。

三只小猫,白黑灰,比玻璃珠还灵动的小眼睛。

"这只叫花菜,这只叫青蛙。至于它嘛……"Daniel把黑色的小猫放在自己肩头,"我还是决定叫它Daniel了。"

雪停了,Chen听到伊克赛锭化开的粘稠声音。在他的舌尖。

很甜。

是上瘾了。

(完)

情人节快乐!![心]












评论(13)

热度(73)